暖香


尤里乌斯和阿维的相识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他们相识太久以至于最早的记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


尤里乌斯早期模糊的印象中只剩下一团红色,鲜艳、明亮。阿维整个人都和他的发色一样,像是流动的火焰,散发着无尽的活力和生机。虽然那时候的阿维身体并不是很好,但是对剑术已经有了非一般的执着。阿维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但是碍于身体的原因挥剑总是会有些力不从心。尤里乌斯还记得那时候他看着精疲力尽的阿维躺在草地上,不由自主地去问他为什么对剑术如此执着,明明要保护子民有那么多的方法,为什么偏偏去挑最累的那一条去走。当时阿维的回答和他的面容一起融进了那一团暖光之中。虽然最重要的部分已经模糊了,但是那段记忆却奇妙地带着一股暖香。尤里乌斯已经不记得那香味从何而来,是那天草地上盛开的花朵还是剑刃相击砸出的金属被火花,又或许那股香味只存在于他的想象之中。只是从那以后,所有带有那一团火红色的记忆都有着同一股香气,或许是阿维身上独有的香味吧,尤里乌斯模模糊糊地想着,但是从来没有告诉阿维。要知道,对自己剑术有着无尽信心的少年可不是好惹的,虽然尤里乌斯并不至于会输给他,被追着打上一天也够他受的。有机会再告诉他吧,尤里乌斯当时这么想着,等两个人再熟悉一点,关系再亲密一点就告诉他,反正来日方长。


是啊,来日方长。


尤里乌斯有些记不清楚了,最初是谁先走远的。但他们之间的距离无疑随着年岁越拉越长,长到有一天已经成为青年的尤里乌斯惊觉记忆中那个少年的面孔已经不甚清晰了,他甚至想不起来阿维眸子的颜色也记不起他说话的声音。意识到这件事的那一刻尤里乌斯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惶恐,然而无论多么努力去回忆,阿维的面目仍是一片模糊。那个整天追着他练剑的少年在他的记忆中只剩下一团模糊的光影。那天晚上尤里乌斯推掉了一切政务,罕见地以一种毫无防备的姿势仰面躺在床上不断地回忆,试图找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曾经一起仗剑走天下的梦想到底是如何破碎的。想不起来,不知道是因为那些琐碎的细节太不重要还是不愿意去回想,他想不起来阿维母亲去世时他为什么没有陪伴在他身边,想不起来自己国家战争开始时阿维为何没有过来协助,更想不起来他们当初越好结伴游行的梦想到底是怎么被遗忘的。所有的因果都被抹去,只剩下现实巨大的裂缝横亘在他们之间。他们都是不善言辞的人,当时年少时光,有些话总以为不说也没有关系,有些事总觉得可以以后再做。阿维因为突如其来的疾病离开的时候尤里乌斯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好好说再见。只记得那段时间他把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调香,一次次地试图复制那股香味,其实那本来是打算送给阿维的生贺,但好像总归是没有赶上的。那场分别来的太过突然,两个人都有些措手不及,但都没有太过于担心,总觉得无论多少讲完的的故事,多少未完成的约定在以后的日子里总还可以继续。


年少的时光总是美好的,那时候总以为自己拥有无尽的时光和无穷的机遇,可以填补上以前所有的遗憾和疏漏。但是等到很久以后,或许要久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太迟,才会意识到当年错过的就是错过了,时过境迁,或许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去补救的机会。


后来尤里乌斯闲下来的时候会开始制作香水,一瓶又一瓶排在柜子里,用奇怪的符号加以标记。曾经有好奇的女仆凑近闻过,那些味道都很淡,淡得几近于无,但是又莫名地温暖,闻起来像是一团火焰。


婚礼活动的时候尤里乌斯也去了,但是没有穿礼服,是以游客的身份去的。那天他看到了阿维,他穿着华丽庄重的礼服,但是尤里乌斯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看着阿维的面孔,看着他笑起来时眯起的眼睛,想,自己怎么会忘了呢?阿维浅紫色的眼睛和他灿烂的笑容明明是他少年时最熟悉的东西,为何现在看到却会涌来无尽的怀念。他的记忆在那一瞬间全部清晰起来,清晰地像从未有过一丝模糊那样。一切一切有关那个红发少年的事在那一刻变得无比清楚明白,像是纸上的字迹,剑柄上的铭文那样明白。


我喜欢他啊,尤里乌斯在很多很多年后站在离阿维很远的地方想到。


那一天尤里乌斯并没有去打招呼,并不是因为被自己的想法所震惊之类的原因。事实上,这件事并没有困扰到他,这个念头反而让他如释重负一般,像是最后一块拼图,长时间以来的困惑和疑虑都有了完美的解答。这样很好,尤里乌斯想着,不过是我喜欢他,尤里乌斯喜欢阿维,并不是什么大事。


尤里乌斯之所以没有过去是因为他看到阿维身边有一个女孩子,看不清面孔,但听人说是失踪已久的特洛伊美的公主殿下,是拯救这个世界的希望。还蛮不错的嘛,尤里乌斯想着,王子和公主经历重重困难之后拯救了世界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是个不错的故事,是个适合阿维的不错的故事。


那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尤里乌斯意外的遇到了那个女孩,看起来像是特意在等他。尤里乌斯走了过去,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仍然看不清女孩的面孔,他这么想着,果然特洛伊美的王族会有些与众不同吧。女孩子先开的口,声音很轻,大意是要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他。尤里乌斯这才意识到女孩手里拿着一束鲜花,看样子似乎是婚礼的捧花,而且略有些眼熟的样子。我看到你看他的样子了,女孩子这样说道。尤里乌斯看了女孩一会,决定放弃一睹公主的真容,道了谢并接过捧花。尤里乌斯往回走的时候有些无所谓地想着,这次的香水用哪个瓶子装呢。



好的…现在让我作大死来问一句…袁阮到底是谁啊QwQ…

为什么我不记得书里有这个人物…(二刷都没找到的我。

求那位好心人提醒一下…出场的章节或者相关的故事情节都行…

拜托了m(_ _)m

好好的一个人,萌什么RPS…

【手动再见。

恭喜我自己

刚入坑就被打出来了ˊ_>ˋ

雾霾那天w
跟同学说好像寂静岭一样w要是有防空警报响起来就好玩了。
结果没人听懂…你们这群连寂静岭都没看过的学霸

每一天w

天空w

奔向食堂的每一天^_^

高三狗的幸福生活w